W.倾.K.诚.

一卷风云琅琊榜
囊尽天下奇英才
病骨一身心不死
未雨绸缪志不弃
心中算谋
几人能够
乱世起惊澜
梅岭残雪仍不消
英魂安得何日归
身犯死地风云变
檐下少年是昨天
               ————记梅长苏

金鳞岂是池中物
不日天书下九重
守关戍敌十余载
残阳如血心不悔
阴谋阳谋
浩气胸间
去留我自定
宁折不弯性情真
不愿罢休换浮生
回首已是空无人
惟愿长留少年事
                ————记萧景琰

终识君子

一个很感人的故事,谢谢你和我一样

乔楝:

明天是王凯的生日。
记得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是同学激动地问我说你知道王凯吗?我有点懵,同学继续说,演靖王的那个呀,我仍然摇摇头,不知所云。
那个时候我对国产剧恶意满满,敬而远之,对琅琊榜倒是略有耳闻,但我不喜权谋,自然也是若即若离。
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喜欢的艺人,三五年都没有,听身边的同学说起自己喜爱的偶像,她们都是口若悬河,眼里都是藏不住的爱。
我也很想有一个这样的偶像,三次元的。
我一向混二次,把二次里的很多人当成自己的精神信仰,奉若神明。
可现实生活终究是三次。
一天上课,我十分之无聊,一瞬之间,我拿出手机搜索出琅琊榜的小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看看自己一向不喜的权谋究竟说的是怎样的故事。
我花了三天的时间看完了琅琊榜,中途三次落泪,一为太奶奶的过世,二为景琰那句‘我想他活在这世间’,三为梅长苏最终能选择林殊的结局,整个过程我无不在为剧情的走向而揪心,读到结局的那天晚上,我竟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脑中所想,全是故事的一点一滴。
同桌得知我读过了琅琊榜的原著,便大力推荐我去看改编的电视剧,并保证绝对是良心之作,我思量片刻,便决定不再拘于‘国产皆烂片’的怪圈内,打心底希望电视剧能像小说一样给我惊喜。
看过之后,我就知道我选对了。
景琰出场的时候,我想起了很久之前和同学的对话,依稀记得演员的名字是王凯,嗯,非常正气的长相,很适合景琰。
这是第一印象。
可我追剧的计划被即将到来的大考打破了,我丢开了电视剧,投身进了考试准备中。
考试结束后,别的许多事情干扰了我,我不得不又一次放下电视剧,时间一长,我就渐渐失去了对影版的兴趣,不管是什么小说,我永远站原著,既然已经读过了原著,我想,影版这种调味品,看不看也无所谓。
知道今年的四月,我迎来了假期,刷微博的时候看到嫌疑人x的献身的推荐海报,海报上的人物依稀眼熟,再看一眼,我认出那是景琰的演员,王凯,这回他演的是唐川?汤川学?中化的名字我略有不满,但作为东野圭吾的死忠粉,这又是东野作品的中版翻拍,在了解电影的资料后,我莫名地对中版的嫌疑人,有些期待。
一场电影下来,我几乎无法将视线从那个‘唐川’身上离开。
神探伽利略一直是我在东野作品中的头号男神,电影虽然有几处情节处理生硬,却不妨碍‘唐川’的性格表现。
骄傲却偏执的个性。
中影版刻意给‘唐川’加入的主角光环最开始令我不适,毕竟汤川学是个普通的人,他没有‘唐川’那么光鲜亮丽。
可我转念一想,让王凯出演一个普通人,最终得到的效果,未必能体现出他的优势。
他不该被埋没在尘埃里。
幸好他是唐川,不是汤川学。
王凯,应该就是这个时候闯进了我的心里。
后来的发展应该是我开始成为王凯的粉丝,但是并不,本该花在王凯身上的时间全部被我用去了追番,进击的巨人。
我又失了一次机会。
直到六月第二季完结,我才又开始思考我在三次元的偶像问题,跟朋友说起,她作为杨洋的粉丝,大力向我安利了一剂又一剂有关杨洋的种种,我眼前便出现了一个从小勤学苦练根正苗红的军校少年,果断地吃下了这剂安利。
几天后,我以颜粉的身份正式确定了自己的三次元偶像,那时,我几乎要忘了那个带给我惊艳的唐川。
好景不长,暑假,明知抄袭也抵制抄袭的我,为杨洋给4s贡献票房,遭到了多方面的否认,我忙着与各路喷子争辩我的苦衷,但没有人会听我解释,有一位网友一语点醒,“真正正直的人不会出演抄袭剧,像票选第一的胡歌,就断然拒绝了。”
我开始思考杨洋的问题,他不可能不知道4s抄袭,为什么他,还要去接?我设想了很多种可能,我想他是个偶像派的小鲜肉,没有强大到能决定自己的角色,可有人告诉我,他有独立的经纪人,如果他坚决不演,基本上能推掉的。
微博上一位博友给我发来了全套的杨洋早期的黑料,我慌了,我不知道,我该不该相信。
我想,即便不是全部的真实,也不会是全部的虚假。
这时候,我病了,发了一场高烧,整整两天。
由于眼睛酸痛,我不能长时间盯着手机,但是实在无聊,家人替我打开电视,想着电视屏大,不至于太累。
我昏昏欲睡,醒过来,屏幕上,是他。
啊,‘唐川’。
这次他换了一身行头,换了一个身份,在上个世纪的上海滩,演绎了一场谍战风云。
这次,他叫明诚。
病好后,闲来无事,我翻着微博,看到他名字,突然好奇他的过去便打开他的微博,一路下翻,认真地看着他的每一条微博,不自觉地染上笑意。
翻到越后面,年代越久远,那个时候的他,一条微博的点赞数甚至不过百,但他仍然乐观地工作着,他几乎是很平静地说自己的心路历程,我看的时候就想到一句话:君子坦荡荡。
直到一张图,深中我心。
“今天应该有零下32度了吧,不然怎么会这样了呢?! ”另配一张照片。
他鹿眼微垂,长睫凝冰雪。
10年的12月9日。
我忍不住在微博下评论,明知没有回复,心里却意外充实。
翻完他的全部微博,我竟有如释重负之感。
这大概,才是值得我喜欢的人。
当杨洋颜粉的时候,我从没有想过要了解他的过去,只因他一张好颜便沉迷其中。
无意了解之后,他的为人,不能为我所接受。
杨洋他太年轻,阅历不够,凭着好颜一路顺风顺水,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没有我看重的气质。
但是王凯不同。
我深入地了解了王凯,了解他是个怎样的人,他三观正,有教养,会隐忍,要二也能二,开朗,笑声魔性,演技好,又谦虚,对很多事情,有不同于他人却独到的见解。
我能在这个人身上学到很多。
我也想成为像他一样的人。
很幸运吧,在决定喜欢王凯之后能赶上他的生日,能为他送上祝福。
他说,细水长流。
今后,我会陪他,细水长流。
回想过来,我们其实早已缘起,奈何时机。
幸好,终识君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二)

  明诚把重伤的岳绮罗送到了一家私人医院。

  市政府办公厅,明楼办公室里。

  明楼因为樱花号列车爆炸正在训斥秘书们。不一会儿,汪曼春来了。来安慰明楼。

  明楼便开始和汪曼春周旋。

  明诚趁岳绮罗做手术的空档给明楼打去了电话

  “先生,海关这边没事了,我准备回去了”

  “知道了”明楼挂了电话

  “师哥,我已经捕获到了一台神秘电台,方向在吴淞口。无论是重庆的还是延安的都能为我破获上海的抗日组织打开一个缺口,到时也能堵住日本人的嘴”

  明楼点了点头。

  明诚此时在手术室外感到很疑惑为什么那个小姑娘会伤的那么重,为什么她会偏偏晕倒在那里…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医生,她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病人没有生命危险,好好休养就行了”

  “谢谢医生”
  医生点了点头便走了,明诚交代护士照顾好岳绮罗,也回明公馆了。 @浅浅的金扇子&

魏繁小番外

  婚后第一天清晨

  有些许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魏繁站在大大的落地窗边,望着窗外。卧室里南睿渊翻了个身,伸手想搂住魏繁,但发现人已经不在了。便缓缓睁开了眼睛

  南睿渊走到窗边,伸手从背后搂住了魏繁,下巴抵在了魏繁的头顶

  “在想什么?”

  “我在想好神奇啊,我居然真的和你在一了”魏繁笑了一下

  “嘿,那你还想和谁在一起啊”

  魏繁听着他吃醋的话,转过身来

  “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南睿渊一脸吃惊加生气的样子

  “还能和谁在一起啊?”

 

当心中只剩下一片黑暗
是不是还有你分担
胸口温暖  双手围成小港湾
爱我  恨我  依然

论如何让梅宗主轰轰烈烈的爱一次(二)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女子语中带着些许的怒意,缓步走了进来。死死地盯着梅长苏

  蒙大统领被梅长苏请走了,其他人在屋子里你看我,我看你,相顾无言,气氛一度很是尴尬。

  “唉!”晏大夫叹了一声气,看了梅长苏和沈倾颜一眼,摇了摇头便走了。

  “梅宗主可曾记得答应过我什么”终是沈倾颜先开了口,她神色淡漠,眼中疏离,语气平缓。可屋里除了梅长苏其他人都莫名的后脊发凉,便都识相的退下了。

  屋里一时间只剩下两个人了。

  “记得。凡有损我性命之事皆不做”

  “那如今你又在做什么?”

  “我这不是没事吗”

  沈倾颜已然是怒了,可奈何梅长苏依旧不温不火,反倒是一副心中坦荡荡的样子,到叫人觉得是沈倾颜在跟他无理取闹似的。

  沈倾颜平复了一下情绪“梅长苏,十年了我从未要求过你什么。我知道你有你不得以必须去做的事,我没有立场去要求你放弃,我只求你平安。”

  是啊,十年了。沈倾颜从未向梅长苏要求过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要求什么。
  是她一厢情愿了十年,这十年梅长苏从未承诺过她什么。



  原以为是水到渠成,却不曾想到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可世人都说流水无情,又怎知流水为何无情。

  这世间,情这一字最是伤人…… @浅浅的金扇子&

你是人间四月天(游川x蓝幽)

不想去评判谢陆的是与非,对与错。只是有些心疼这个固执的“杀手”,觉得他的一生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不应该就那样领盒饭了。所以想给他一个好的结局

应该会和原剧有很大的出入..………………

剧情什么的可能会比较弱,毕竟是主写爱情的



  字母军团遭到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重创。S不知所踪,M受枪伤身亡,其余的人也都*各自隐藏起来,变成了独自行动。

  谢陆找了一处房子,他始终忘不了那一次大战,忘不了M的死。他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门,不接委托。只是守着他的狙击枪。





作者有话说:最近灵感太少,憋不出来😱


 

你是人间四月天(游川x蓝幽)

他人生中的前二十几年太黑暗,太压抑了。茫茫人海,大千世界却无处安身,没有人愿意给他一个温暖的家。他一直都在追寻他以为的正义,直到遇见她…
一个人失去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是不是可以重新来过了?
他是黑暗中一束独行的光,外人看来他冷酷,残忍。可在她看来他只是太固执,太温柔也太脆弱,只是太需要一个人愿意全心全意的来爱他。

   魏繁放弃了招标会。因为她无意间得知,她的对手得了癌症,命不久矣,这可能是他此生最后的一个案子了。所以她把它让出去了。南氏董事会的人很生气,要求开除魏繁。可南睿渊硬是顶住了压力,只是降了魏繁的职。

   还是同一个咖啡馆,同样的两个人。

   “我都听说了,你…还好吗?”

   “嗯,还好,你是怎么知道的?”不知道为什么,魏繁觉得很闷。

   “南睿渊来找过我”姜叶看着魏繁,缓缓的说到。

   “啊?”此时魏繁才注意到姜叶脸上似乎是有些淤青。

   “他打你了?”

   “嗯”姜叶回忆起昨天的场景

   “姜叶!”姜叶刚送走一位病人,就听到有人在喊他。还没回过神,没想到那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打了姜叶一拳。此时姜叶才看清来人正是南睿渊 。

   “姜叶!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去和魏繁解释清楚………”

   “抱歉啊,他太冲动了,我替他向你道歉”魏繁一脸歉意的看着姜叶。

   姜叶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

   “魏繁,其实你并没有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爱我。你只是不甘心,不甘心我就那样离开了你。你其实早就不爱我了。但是我还欠你一个解释。我当年之所以那么决绝的和你分手,不光是因为张伟泽的死,那只是个借口。魏繁…你很好,可我们并不合适。我们的人生观念,态度,观念…太多太多不同的地方。我们在一起是不会有真正的幸福的,忘了我吧…另外,其实南睿渊对你真的挺好的。再见”说完姜叶便走了。

   魏繁还坐在那里一脸的不知所云,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好像想明白了,笑了起来。拿出手机,给南睿渊发了条短信

   “南睿渊,下周陪我一起去旅行吧”

   那么收到短信的南睿渊呢?嗯…一定笑得一脸欠揍的样子吧。

                                                                                   end

作者有话说:第一次写,整体上感觉挺仓促的,剧情其实也挺老套,但我尽力了,以后一定会越写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