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倾.K.诚.

世界我看得再远,始终有一个盲点,你就在我的身边,我却一直没有发现。                          ——魏繁

  我一直在追逐的生命中的光,其实一直都在我面前,只是我看到的太晚。

   “我没有想让他死!”女人声嘶力竭的喊着
   “哼!你没有想让他死?那你敢说张伟泽不是间接因为你才死的吗?”
   ………
   “姜叶,我求你,不要走!”阳光下,男人狠狠推开了企图拉住他的女人。女人苍白的脸和明媚的阳光形成鲜明的对比。男人的背影在刺眼的阳光下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原来,是梦。整整五年了,原来还是逃不过。从梦中惊醒的女人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看了眼时间,才五点,还很早。不过魏繁并没有打算再睡一会儿,而是选择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因为这次的招标会太重要了。别人看来,魏繁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女人,永远以工作为首的她在生意场上手段狠辣,做事雷厉风行,毫不留情。

  “刘长明,你的企划案是怎么做的,错误这么多,拿回去重做……”

   办公室内,一如既往。南睿渊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魏繁在训下属的声音。魏繁和南睿渊是高中和大学同学,虽然魏繁脾气不怎么样,不过她的工作能力南睿渊还是很欣赏的

    “总裁”下属们一看南睿渊来了,都想看到了救星一样,“好了,你们先去忙吧,我和你们魏总谈点儿事儿”下属们听了这话都赶快出去了

  “什么事?我很忙”魏繁连看都没看南睿渊一眼,继续着手头上的工作。

  “呦,你再忙还能有我这个总裁忙吗?”
  “有事就说,没事请你出去”
   “唉,魏繁,从上学的时候,你就对我态度很差,这都十几年了,你就不能对我态度好点儿吗?”
   “你……”
   “姜叶要回来了”。南睿渊一看魏繁快真生气了,赶忙说出了他来找她要说的事,说完便一脸要看好戏的样子看着魏繁。

   魏繁一听到姜叶这个名字便愣住了,五年前的往事再次浮现眼前,魏繁紧紧握住了手中的钢笔。 @浅浅的金扇子&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