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倾.K.诚.

   八年前,魏繁被她的导师推荐到南氏集团来实习,因为她的能力出众也因为和南睿渊是同学,不久便成了正式员工。三年后,魏繁遇到了一个大案子,做成了,她就可以成为副总,可那时她有一个很强劲的对手——张伟泽。张伟泽是这行的老手了,对这个案子也是势在必得。可他终归是老了,不敌魏繁。后来,张伟泽去找魏繁,请求她把这个案子让给他,因为这个案子里有一块地,那块地风景优美,是张伟泽的妻子生前最爱的地方。可魏繁态度强硬,不肯让步。结果几天后,张伟泽出车祸,抢救无效,去世了。而当时参加抢救的医生中,就有姜叶。姜叶知道前因后果后,就和魏繁分手了,去了别的地方,而今又回来了。

   “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
   魏繁和姜叶坐在一个环境清幽的咖啡店里,相顾无言
  
    “你…还好吗?”

    “还好”

    “姜叶,你…能原谅我吗?”

    “魏繁,五年了,你还是没明白你到底错在哪儿嘛?”说完姜叶便走了。

     是夜,南睿渊在酒吧找到了正在喝酒的魏繁。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原谅我?”魏繁一边喝酒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哭。南睿渊在一旁无奈的看着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就为了那么个男人你至于的吗?”

     “你懂什么?”魏繁还在喝

      “我怎么不懂了?”南睿渊在一旁很不服气的说

      “你怎么就懂了,你有又没爱过别人”

      “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有没有爱过别人”

       “哼,那你爱过谁?”

       “我爱你!”此话一出,南睿渊和魏繁都愣住了。

       “魏繁,我爱你,不是喜欢,是爱”率先回过神的南睿渊坚定的说。

      “哈哈”魏繁轻笑了两声“原来是真的”

      “什么是真的?你什么意思?”南睿渊一头雾水

      “其实,我早就怀疑过你对我的感情,没想到居然是真的。”魏繁眸中清醒,看着南睿渊。

      “只是,很不幸,我要告诉你,放弃吧,我是不会爱上你的”

     “为什么?我哪里不如姜叶了?”

     “你很好,比他有钱,比他有趣,还比他会照顾人。可你最大的不好就是你不是他”说完魏繁便走了

     “喂,喂!你回来给我说清楚……” @浅浅的金扇子&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