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倾.K.诚.

   魏繁放弃了招标会。因为她无意间得知,她的对手得了癌症,命不久矣,这可能是他此生最后的一个案子了。所以她把它让出去了。南氏董事会的人很生气,要求开除魏繁。可南睿渊硬是顶住了压力,只是降了魏繁的职。

   还是同一个咖啡馆,同样的两个人。

   “我都听说了,你…还好吗?”

   “嗯,还好,你是怎么知道的?”不知道为什么,魏繁觉得很闷。

   “南睿渊来找过我”姜叶看着魏繁,缓缓的说到。

   “啊?”此时魏繁才注意到姜叶脸上似乎是有些淤青。

   “他打你了?”

   “嗯”姜叶回忆起昨天的场景

   “姜叶!”姜叶刚送走一位病人,就听到有人在喊他。还没回过神,没想到那人二话不说,上来就打了姜叶一拳。此时姜叶才看清来人正是南睿渊 。

   “姜叶!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去和魏繁解释清楚………”

   “抱歉啊,他太冲动了,我替他向你道歉”魏繁一脸歉意的看着姜叶。

   姜叶忽然意味深长的笑了。

   “魏繁,其实你并没有你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爱我。你只是不甘心,不甘心我就那样离开了你。你其实早就不爱我了。但是我还欠你一个解释。我当年之所以那么决绝的和你分手,不光是因为张伟泽的死,那只是个借口。魏繁…你很好,可我们并不合适。我们的人生观念,态度,观念…太多太多不同的地方。我们在一起是不会有真正的幸福的,忘了我吧…另外,其实南睿渊对你真的挺好的。再见”说完姜叶便走了。

   魏繁还坐在那里一脸的不知所云,可是,过了一会儿,她好像想明白了,笑了起来。拿出手机,给南睿渊发了条短信

   “南睿渊,下周陪我一起去旅行吧”

   那么收到短信的南睿渊呢?嗯…一定笑得一脸欠揍的样子吧。

                                                                                   end

作者有话说:第一次写,整体上感觉挺仓促的,剧情其实也挺老套,但我尽力了,以后一定会越写越好的!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