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倾.K.诚.

论如何让梅宗主轰轰烈烈的爱一次(二)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女子语中带着些许的怒意,缓步走了进来。死死地盯着梅长苏

  蒙大统领被梅长苏请走了,其他人在屋子里你看我,我看你,相顾无言,气氛一度很是尴尬。

  “唉!”晏大夫叹了一声气,看了梅长苏和沈倾颜一眼,摇了摇头便走了。

  “梅宗主可曾记得答应过我什么”终是沈倾颜先开了口,她神色淡漠,眼中疏离,语气平缓。可屋里除了梅长苏其他人都莫名的后脊发凉,便都识相的退下了。

  屋里一时间只剩下两个人了。

  “记得。凡有损我性命之事皆不做”

  “那如今你又在做什么?”

  “我这不是没事吗”

  沈倾颜已然是怒了,可奈何梅长苏依旧不温不火,反倒是一副心中坦荡荡的样子,到叫人觉得是沈倾颜在跟他无理取闹似的。

  沈倾颜平复了一下情绪“梅长苏,十年了我从未要求过你什么。我知道你有你不得以必须去做的事,我没有立场去要求你放弃,我只求你平安。”

  是啊,十年了。沈倾颜从未向梅长苏要求过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要求什么。
  是她一厢情愿了十年,这十年梅长苏从未承诺过她什么。



  原以为是水到渠成,却不曾想到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可世人都说流水无情,又怎知流水为何无情。

  这世间,情这一字最是伤人…… @浅浅的金扇子&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