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倾.K.诚.

金鳞岂是池中物
不日天书下九重
守关戍敌十余载
残阳如血心不悔
阴谋阳谋
浩气胸间
去留我自定
宁折不弯性情真
不愿罢休换浮生
回首已是空无人
惟愿长留少年事
                ————记萧景琰

评论

热度(1)